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安徽白癜风传染吗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9 18:54:10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安徽白癜风传染吗,麟游白癜风医院,甘肃白癜风会传染么,北京治疗白癜风需要花多少钱,丹巴白癜风医院,济南可以治白癜风的论坛,北京那家医院治疗白癜风术比较好

原标题:五月割艾

文/米丽宏

秋凋冬衰,春日萌发;好像急赶着过端午似的,进五月,艾蒿修成了婆娑好模样:茎秆,直,有纵棱儿;叶片,秀,有菊的风姿;风神像古书里走出来的屈原,一袭青衫裹着清苦的灵魂,在大地上四处飘荡。

在田野,你不认识艾蒿,凭那种清苦浓烈的气息,你也会寻到它。它的味道似药,这么说似有不妥,因为它本身就是一味药。然而,它的味道是一种清新干净的苦苦药香;不似煎药时扭结成一股、混杂的蒸腾,而热、而浊。它是清凉,是浓郁一词的本义。摘片叶子,细嗅,扑面而来的,几乎是猛烈,那种一遇上就钻入骨髓的清奇。

叶片,阳面绿,阴面灰,如同君子的两只眼,一只眼看美好的未来,一只眼啄眼下的痼疾。

万物初萌时最可爱,动物,植物,都如此;稚嫩,明亮,像早晨最初的那一缕光。艾蒿,才不是。残雪尚未化尽,蒿芽早已启程,顶着一头老干叶,从乱蓬蓬的往昔里挣出来,星星点点,细碎,微茫。

春风几度,艾蒿涅槃,却也是不急不慢,涩而稳地长高,悠然迎风,心神不散。衣襟上的清露,顾不得拂拭一下。

它比任何植物药草,都沉稳向上,有定力。青衫一袭,把内心的孤寂和深情裹紧了,只管长,只管绿,只管积攒浓郁的药味。绿到没有退路,攒到容颜沧桑,忘了开花,忘了结籽,忘了风吹草动、知音稀。

每一种草,都是香的。艾蒿,香得豪放幽深,风来香风,雨来香雨,风不来雨不来,就香自己。这多么像那些归隐南山的书生哦,不为世所用,就独抱高格调,把自己的香气撮进一卷青史里去。

医家看它,深入到了骨髓,“性味苦、辛、温,入脾、肝、肾”。《本草纲目》还记载:艾以叶入药,性温、味苦、无毒、纯阳之性、通十二经、具回阳、理气血、逐湿寒、止血安胎等功效,亦常用于针灸。故又被称为“医草”。

这上好的药草,在我老家,用途却极为挥霍奢侈。

端午前后,村里人常常一大抱一大抱割回来,摊开晾个半干,然后拧成火绳,点燃怄烟,用来驱逐蚊蝇。浓黑的夜里,火绳的微光盘在地上明明灭灭;艾烟袅袅,充溢着屋内每一处空间。蚊蝇避之不及,人也被熏得睁不开眼,然而,却不呛,不辣,无毒副作用。它的性情是温和的:不尖刻,不刺痛,不棒杀,仁厚如君子。

我爹也总是抽出半天时间,在家门口的槐荫里,编火绳。他圪蹴在那,两手一上一下交错编织。他将两束艾蒿拧成一拳粗细的绳索状,不一会儿,身后延伸出去一条长长的绿绳索。他圪蹴在艾蒿浓浓的药香里,好像圪蹴在谷地里锄谷子,好像圪蹴在玉米稞子旁秧化肥。他即使在吃饭时,也是端着一个大海碗,随便圪蹴在那里。他一直圪蹴着,从不知道累;就像艾蒿一直挺立在风里,不知道自己绿着;就像艾蒿一直在被编织被燃烧,却不知道自己在五荒六月的功劳。

编成的火绳,一条条,垒挂在槐树的杈子上,苍绿的一垛;不只我们,家家门前的树上都挂了一垛。

艾蒿,赐给村庄酣畅的安眠。

多少年来,我们的夏衣上,总是沾附着一种温敦的艾烟味。

端午的阳光,跟麦子一样黄;低处的艾蒿,被泼溅上沉绿的树影。我隐在树影和药香里,左手挥镰,右手握艾,割些艾蒿,去装扮我节日的门窗;再煮些艾蒿水,给女儿洗洗耳朵和眼睛。此刻,风在吹,草在长,鸟在枝叶里,不远不近地吟唱,这多像书生们向往不已的诗歌场景呀。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临沂治白癜风的西医